何建华专栏:钱汉东为什么钟情追求“最文化”

2019-10-08 13:13:14 承德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天吉彩票 http://www.guowanjie.com

  《江山胜迹——钱汉东中华名胜题刻选》书封。

  今年“上海书展”开幕在即,著名文化学者钱汉东先生近期有点忙,因为他的一本新著《江山胜迹——钱汉东中华名胜题刻选》将在书展上亮相。昨日喜获这本装帧精美、富有质感、油墨飘香的书籍,翻阅可见,其中集纳汉东兄为各地名胜古迹题写的200余通碑匾中精选的120通作品,跨度整整50年,同时以田园考古笔触撰写了20余万字解析文稿,用散文形式描述立碑题匾之地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

  作为钱汉东30多年老友与同事,我由衷为他在传承弘扬博大精深中华文化中取得的成就而敬佩欣慰。依我浅见,中国文人士大夫自古以来向往和追求的是八个字:“著书立说,树碑立传”。汉东兄这本专著集书法碑刻与学术研究为一体,融文学艺术与名胜古迹为一炉,汇田园考古与审美情趣为一翠,历史人文技艺精神的多种元素有机融合,实现了千百年来文人骚客追求的梦想,无疑是“最文化”之壮举。

  翻阅汉东兄新著,最早书法作品是50年前在淮北插队时书写的巨幅标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今日凝视,充满弥足珍贵历史沧桑感。作者为中华四大佛教圣地五台山、普陀山、峨眉山及九华山题匾写联;为中华文化史上三位最伟大人物屈原、李白、苏东坡写碑题匾,这是有文字记载3000年历史中每千年才产生的一个代表人物,也是有史以来由一位当代文人同时为三位伟大历史人物写碑题匾。同时,诸如江南四大名楼的谢脁楼、唐贤刘禹锡的陋室遗址、龙游石窟、丽江玉龙雪山、诸暨西施殿及五泄景区等处名胜均留下作者墨迹,还应邀为陈香梅女士题写墓碑等。题匾刻碑挂联的诗文大都系汉东兄原创,金石永年,成为文坛佳话。

  湖北省秭归屈原墓碑

  新著承载着汉东兄20多年来在各地田野考古、学术研究的身影足迹,在行走中发现并推动历史文物保护,如龙泉大窑陈万里旧居、松江元三高士墓、诸暨元末新州古战场、诸暨牌头古越国遗址、嵊州金书铁卷秘藏井、浦东明抗倭遗址等。作者深入实地考察,撰文书碑、建亭题匾,让历史记忆得以恢复,让文化遗址得到保护,为各地平添新的人文景观,同时也承载释放着汉东兄的家国情怀。

  据我所知,汉东兄最早写碑始于2007年,是在浙江龙泉为中国田野考古先驱陈万里撰文并书写碑。当时,我与汉东兄是《文汇报》同事,一同策划陈万里先生纪念活动,各方相商,委托汉东兄代表北京故宫、文汇报社、龙泉市政府起草纪念碑文并书写。第一时导致癫痫患者死亡的原因是什么间阅读汉东兄写的四言诗碑文,文辞优美,准确得体,反复吟咏,欣喜不已,窃以为完全可以代表作为人文大报的《文汇报》水平。为陈万里立碑,此事在国内外考古界产生很大影响,这也成为汉东兄人生撰书的第一通碑,而今恭立龙泉大窑村,同时开启他迄今历时“一纪”碑刻之路,如今在祖国大好河山题写200余通匾碑,实在是值得称道之事。

  母庸质疑,碑与匾都属于庙堂之上的文化,是中华民族具有标识性的核心文化之一。汉东兄对此认识可谓深刻,在他看来,碑石匾额是庙堂中的核心文化,被称之为古建筑灵魂,是华夏文明的一种体现。他见过最早的匾额,为宋代木质遗存。中国古老匾额,将辞赋诗文、书法篆刻、建筑艺术融为一体,集字、印、雕、色之大成,以其凝练的诗文、精湛的书法、深远的寓意指点江山、评述人物,旨在崇功祖德、笃行励志。人们徜徉古街老坊,观赏庙堂店铺匾额楹联,犹如走进书法艺术殿堂,令人神情怡然,宠辱皆忘。清代戏曲理论家李渔评匾文化所说:“眼前景,手中物,千古无人计及。”正因为认知的清醒深邃,汉东兄踏上返本开新弘扬庙堂之上文化的苦旅。

  呈现给读者的这部题刻选,作品内容丰富深厚,诗文楹联大都出自汉东兄原创,碑文、匾额、楹联等,从内容到形式,遵循中华传统文化的礼制规范,显示了他的国学底子和文化学养。可以说,如今能撰写这么赏心悦目而又符合规制的学人实属不多,而且还努力做到与时俱进,不落俗套,实属不易。比如汉东兄为中国出宣纸的地方——安徽宣城的地标谢脁楼题联,当地人拟请书李白名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汉东兄觉得不合时宜,认为李白的梦想“欲上青天览明月”更为切合时代:如今飞船上天,遨游苍穹;南水北调,北方诸多城市已经饮用上黄河之水;反腐倡廉,扫黑除恶,建设海晏河清社会,自不必再言愁矣。于是撰联道:“余登谢公楼大兴古今之慨,特用诗仙诗意,转进一解,为联并题词曰:‘水道按需而通,抽刀何起江湖恨;青天凭智可上,举酒真当慷慨歌。’”谢脁楼毕竟是江南四大名楼之一,汉东兄返本开新,内容赋予时代新意,深得当地文化人认可。

  谢脁楼

  汉东兄是一位重情重义、懂得感恩的男儿,在新著中大概收入为家乡诸暨题写的几十通碑匾,比如为代表当地人文景观的西施殿制高点题写了“苎萝亭”,碑廊中第三通《五律·咏西施》诗碑,当地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景观当数五泄瀑布,在摩崖上题刻“五泄奇观”。谁不说咱家乡好,热爱故乡故土,这或许是人类特有的天性,乡土乡情释放演绎出沁人心脾的“乡愁”。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不断快速推进,大批青壮年离乡背井来到城市打工生活,古老乡村的民居被轰鸣的推土机所吞噬,乡村消失或者日渐破落残败萧条起来,情感上的“乡愁”变成现实中的“愁乡”。汉东兄是武汉看癫痫去哪家一个书生,不是企业家和商人,用自我才艺创作书法、拍卖藏品和演说讲课,挣点“碎银”,10余年来结累了一点财富,累计总数超500万元,全部无偿捐赠给故乡诸暨的文化事业建设。比如,献计献策将江藻镇一个破烂的大塘,改造成为风光旖旎的雁宿湖,成为诸暨的新地标。再比如,挖掘故乡钱池村的西施历史文化,倾注对故乡的热爱之情,这个村庄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我多次应邀随同汉东兄前往诸暨考察,感受到故乡亲友对汉东兄发自内心的尊重与热爱。作为上海第二代移民,他却对故乡如此真心真情真爱,不知出于何种考量?面对这一问题,汉东兄的回答简约明了:诸暨这方水土滋润凝聚的历史人文熏陶是我的心灵家乡。

  苎萝亭

  汉东兄更感恩这个中华文化复兴的伟大时代,给他作为一个文人提供用笔墨情怀报效社稷、点缀祖国大好江山的机遇。他由衷认为,中华文化具有永恒的生命力,即使经过极大磨难,有过无数曲折甚至浩劫,但只要民族存在,一旦有机会,文化基因强大必然会复兴。遇上这个时代,人们心中有价值的东西不会轻易被抛弃,曾遭到破坏的历史文物正在逐步地恢复,并不断地被重建,毁坏的石碑又重新竖立起来,匾额又壮严地悬挂上去。人是文化活的载体,文化人是文化建设的关键因子。生逢中华文化传承复兴之盛世,他从心底里感怀伟大时代,富有使命担当地认为,应当留下一些属于这个时代的当代文人的印迹,所以他钟情于“最文化”的尽心尽力,所以有了这本《江山胜迹》。他借用时尚政治术语表达心愿:中华民族强大不朽生命力在于“树碑立传”,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传承弘扬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奉献自己的聪明才智与绵薄之力。

  行文至此,使我想起10多年前去西藏,在从拉萨到日喀则蜿蜒崎岖的行车途中,我们一行停车歇脚。陪同前行的复旦大学新闻系同班同学、现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区工商联主席、总商会会长阿沛·晋源指着路边一块齐人高的巨石,与我大发感慨:建华你看,这块石头少说也要上亿万年时光,就这样静静地立在那儿,相比之下我们人类是多么渺小啊?是的河南羊癫疯,人的一生极其短暂,靠着代际传承追求并实现着永恒,而这种永恒的力量无疑在于强大的文化基因。今天看来,汉东兄喜爱并践行碑刻艺术,久久为功取得斩获,让自己的书法墨宝、诗文楹联与名山大川、庙堂故乡融为一体,可以说是一件穿越时空的壮举。

  将美好的祝福与未来的期待,献给汉东兄!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原副院长,上海文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